Creamfields引进方比达传媒获近亿元新融资,下一步将做电音市场的下沉

2019-10-17 18:15:56浏览次数:788
Creamfields引进方比达传媒获近亿元新融资,下一步将做电音市场的下沉

2018年4月,深圳比达传媒宣布完成了一轮新融资,金额达到“近亿元”,投资方为赛富动势基金和某短视频独角兽公司。去年,该公司还曾获得普斯资本4500万元的A轮投资,并于之后成立了专注于电音业务的子公司兄弟时光文化传媒。

1529638747991962.jpeg


比达传媒是一家多元型的广告传媒公司,业务涉及品牌服务、商业策划、演艺娱乐、影视投资、广告代理等多个领域。创立于2011年,比达传媒起初是一家广告公司,但在2013年,该公司开始涉足演出业务,并以《中国好声音》全球巡演深圳站作为起点,逐渐切入到演艺娱乐与大中型演出市场。

迄今为止,比达以操盘或参股的方式参与了十余场大中型演唱会活动,包括陈奕迅、邓紫棋、EXO、林志炫、张靓颖、莫文蔚、BIGBANG等在内的一线海内外艺人都与比达有过合作。本轮融资后,比达传媒将专注于电音市场的下沉和深耕,并将在今年内举办16场的大型电音活动及多场细分流派音乐派对。

1530600434436351.jpeg


事实上,随着电子音乐的崛起与风靡,电音风潮在近两年席卷了中国大小城市,而这也为音乐行业的玩家带来了新机会。艾媒咨询去年发布的《2016-2017年度中国电子音乐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6年中国电子音乐用户规模为1.97亿,预计2017年将达到2.86亿,增长率为45.2%2018年将突破3亿,达到3.58亿,2019年将突破4亿。在此背景下,比达传媒与英国知名电音节品牌Creamfields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并将这一驰名世界的超级IP引入到了国内市场。2018年,比达传媒计划将Creamfields China这一活动带到7座城市,包括广州(广州站已于近期落下帷幕)、北京、上海、台湾和香港、成都、厦门等都在它的版图上,而且观众规模都在万人以上。

此外,比达传媒还计划举办25006000人规模的Cream Tour巡演,以及1500人以下的LICHT电音品牌演出。相比Creamfields电音节,Cream Tour将主抓国内二、三线城市,并在武汉、杭州、长沙、深圳、重庆等地举办,而LICHT柒曜电音将专注于细分风格的电音专场。兄弟时光文化CEO黄麒告诉音乐财经,比达传媒的期望是做一个电音领域的小生态圈,而且其已经在深圳拿下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场地,“RB755是一块1.5万平的场地,包括一个67千平方米的室外场地和2000多平方米、可以容纳3000来人的场地。我们已经在317日完成了第一场秀,那场set持续了3个小时,而且爆满。不过,

1529638776752285.jpeg


Creamfields要面临的挑战并不小。除了本土公司在砸重金大力发展自己的电音IP外,Ultra、Life in Color、Electric Zoo和EDC China等国际知名品牌的相继进入也让这个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。对此,黄麒表示,不同于EDC和Ultra这种只做一线城市的品牌,Creamfields的目标是将这个品牌做得更亲民化。“我们要做的是下沉和普及。最高端、最牛的品牌一定是EDC或者Ultra,但它们也有覆盖不到的地方,而我们想做的,是电音节的‘大排档’。黄麒指出,虽然Creamfields已经拥有20多年的历史,而且足迹遍布着全球多个国家,但它的定位一直都是做最平民化的电音节,让大家消费得起。

显然,比达传媒更看重的是做电子音乐的下沉。黄麒认为,国内所有的大牌DJ和所有国内外的电音节IP都在围绕着中国几座一、二线城市运作,很少有人真正关心到三四五六线城市年轻人的需求。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人也需要电子音乐,可能他们需要的音乐没有那么专业,可能他们也不需要知道Martin Garrix是谁,可能他们只需要知道社会摇是什么,但我觉得这也是音乐。我觉得音乐就是能让人感到开心,让年轻人开心就是很好的现场***景,我觉得没有什么高端和低端的分别。因此,对于比达传媒来说,它未来要做的,就是电子音乐的普及和下沉。

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, 2016年中国电音节数量为32场,到了2017年则翻了近两番至大约86场;而在2018年,国内电音节数量甚至可能超过150场。但与此同时,当各大电音节将国际知名DJ的加盟作为成功举办音乐节的标杆时,更多热钱也随之涌入,最终导致整个市场乱象频发。

首先,艺人身价的水涨船高,先将电音节成本推到一个荒诞的天花板。

目前,国内电音节的主要商业模式依然是靠门票获得盈利,此外还有赞助和衍生品收入,但后两者加起来只占到了总收入的35%40%。去年,天邈文化CEO徐旭斌在采访时告诉音乐财经,艺人的秀费普遍提高了20%,有些甚至暴涨了50%。因而在徐旭斌看来,大型电音节已处于失序状态。此外,虽然各类超级大型户外电音节IP已陆续入驻各大城市,但一定程度上来说,电音在国内仍属于萌芽状态。在经过砸钱哄抢的一阵喧闹后,留给本土音乐人发展和曝光的空间被大大压缩。从长远来看,无论对电音节还是整个电子音乐行业来说,这都是绝对的坏事。

引进Creamfields China之前,黄麒曾做过张学友和陈奕迅的演唱会,他认为,这种头牌艺人的哄抢现象其实并非是电音热潮催生下才有的。之前做张学友和陈奕迅,一场数百万就能做下来,2017年的张学友惠州站做了1600多万,抬了两倍多。在黄麒看来,如果电音节想在艺人方面降低成本,那各主办方应该先达成一种默契,不能让国外艺人把自己的身价抬得太高。另一方面,促进国内艺人的成长也是解决投入过高的方式之一。

其次,本来在中国做大型演出已经很难,加之电子音乐舶来品的属性以及现场安全等各种可考虑因素,电音可能会像嘻哈音乐一样被政策看严,但黄麒认为,只要演出商能够守规矩,政策上便不会出太大问题。此外,热钱的涌入,也正在加快市场被透支的速度。而在国内,因为大多数观众对电音节的认知度依然有限,这就又需要一些时间去进行观众培育。但另一方面,大量资本的涌入也在帮助加速观众培养,并让这个市场的前景更加光明。

在黄麒看来,比达在演出行业的多年积淀将帮助该公司有利控制成本和落地事宜,同时也将保证舞台和灯光等效果尽善尽美。而在艺人资源方面,其还与Live Nation达成了战略合作,后者将在头部DJ艺人资源上为比达提供支持。除此之外,Creamfields China还已经和包括百威和轩尼诗等品牌达成了商业合作。

除了引进Creamfields,并推出中小型现场,比达传媒下一步还将会把触角延伸到上游产业,比如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优质的华语电子音乐人和DJ等;而在下游,它还计划自建场地和演出场所,从而进一步深耕电音市场。